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六章 美女团长

时间:2018-01-13
于凤舞勉励了几句话后,就带着她的金凤卫退回到了大堂里,让左岛近将一些具体事宜向那些人解释清楚。当听到还要进行第二轮的挑选,所有的人不禁精神一振,只要一想到于凤舞会是他们的客座指导,自然是人人都想着当那个幸运儿。
  在座位上坐下后,石亦信问道:「请问于将军,叶大人哪里去了?」
  于凤舞微笑道:「他有要紧的事需要马上处理,所以这里的事情让我来帮一下忙。还希望各位大人多多关照!」
  东督府的一众将领纷纷表示不敢当,庆计含笑道:「难得于小姐大驾光临,我们真的要好好请益一番才是!」
  于凤舞淡然一笑,说道:「有些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庆计涩笑一声,这时候左岛近进来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开了,他向于凤舞报告一切準备就绪。
  石义信向于凤舞拱手道:「于将军要如何挑选他们呢?」他的话也是众将所关心的,他们每个人都想看看号称才智绝世的于凤舞究竟是如何挑选她的部下,好从中学点东西,说不定这就是于凤舞战无不胜的一个原因呢。
  望着众将关注的目光,于凤舞浅浅地笑了,在众人目眩神迷之际,她朝龙灵儿说道:「龙小妹,这件事还得需要你的帮助。」
  「我?」龙灵儿的纤长手指点在自己秀气的鼻子上,有些不信地望着于凤舞的粉脸。
  众将也感到一丝莫名其妙,不知道龙族少女来历的他们自是无法想像这样一个娇小玲珑的美少女怎么会有能力在挑选将士上有所作为?但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头。于凤舞的下一句话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龙小妹,姐姐想拜託你来挑选组建这支队伍,并出任这支轻装步兵的团长,你觉得怎么样啊?」
  「我……我可以吗?」向来很有精神的龙族少女也被这样的请求吓了一大跳,那样子看得一边的柳琴儿不觉好笑。
  柳琴儿拍着龙灵儿的肩头说道:「凤姐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定是有她的把握的,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的。」
  「我真的……可以吗?」龙灵儿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样子。
  于凤舞也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龙灵儿说道:「姐姐知道你是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再没有别的人比你更合适了。但如果说你不喜欢做的话,那就算了,姐姐不会勉强你的。」
  「不!」龙灵儿望着于凤舞的眼楮,下定决心道,「既然姐姐这么相信我,我就做作做看吧!」
  于凤舞轻轻摇着螓首,深深地望着龙灵儿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还是不要做了。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姐姐知道你有这个实力的。」
  龙灵儿的一颗心不禁霍霍直跳,向来只是爱玩好动的她突然间感到自己长大了许多,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于凤舞对她的信任更是让她感到十分高兴,自己也可以帮助到凤姐姐了,而且会成为她不可缺少的一个人。
  「放心,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
  龙灵儿跃跃欲试地向于凤舞保证。于凤舞点头微笑,「有你这一句话,姐姐就放心了,好好努力吧!」
  「是!」
  她们之间的对话让在一边观看的众将感到一阵失望,他们实在看不出龙灵儿到底有什么实力,能让于凤舞对她如此相信。不过脑筋转得快的将领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解释,也许龙灵儿只是表面上的一个代理人,真正在幕后操纵的会是于凤舞自己,因为像她这样一个手握重兵的军团长,总不可能来出任一个小小的指挥官。而作为叶天龙组建的第一支亲卫团,于凤舞一定会关注有加,所以这样一来,找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代理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灵儿作为她身边的一个人,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不管别人心中是如何想的,龙灵儿是走马上任了,当上亲卫步兵团的第一任团长。而她这个团长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挑选自己的部下。
  在所有人都不服的情况下,龙族美少女露了一手相当惊人的功夫。一记劲气十足的龙爪将三尺外的铁叶盾抓裂,顿时引得一片的惊歎声。连庆计和左岛近也感到十分惊讶。这个美丽的少女居然具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他们不禁对于凤舞身边的女人感到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经过第一轮挑选的人都是具有相当的功夫基础的,但在龙灵儿更加严格的要求下,剩下了一千二百五十七名。当然被淘汰下来的也加入了东督府的执法队,成为庆计手下的一员。
  但剩下来的人来不及庆贺一下,龙灵儿又宣布,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只要达不到要求的话,就会被淘汰掉,成为执法队的一员。
  虽然说东督执法队的待遇也是相当不错的,但这种明显的淘汰制度极大地激起了大家心中荣誉感和竞争力,一想到能经过重重选拔,那种特别的自豪感是无法形容的。
  还有更重要的是,每天面对着这样一个美丽可人的少女团长,心情应该会是很愉快的吧,如果再有于凤舞和她身边那些美丽亲卫的不时出现,绝对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可惜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清秀可爱的少女团长其实是一只可怕的女暴龙,是日后名震大陆的「爆龙团长」,没有一个人可以在她的面前搞鬼,他们的苦难日子还长得很呢。
  叶天龙带着玉珠、辛西雅以及女神战士们在鲁图先的引领下朝尤素夫的藏身之处。
  到达巷口的时候,范铜和两个青衣泼皮状的大汉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一见到叶天龙他们的身影,范铜上前一步,向叶天龙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转向鲁图先。
  「怎么现在才来,那家伙在里面都快活好久了?」
  听到范铜的埋怨声,鲁图先的脸上依然是没有一丝的表情,转而朝另外的那两个大汉说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鲁爷请放心,点子在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左首的那个大汉十分恭敬地回道,「我们有五个兄弟在附近一直盯着,从昨天发现点子就开始没有挪过窝。」
  叶天龙笑着对范铜说道:「看来你和鲁图先相处得还可以嘛!」
  范铜憨憨一笑,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髮,说道:「他娘的,老鲁这家伙还真不是东西,像个死人一样没有一点表情,有时真想狠狠地踢他的屁股。不过他也真够狠的,这两天把那些混混整得够呛!」
  即使是这样的话,鲁图先还是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他朝叶天龙点点头,低声说道:「大人,我们进去吧!」
  叶天龙轻拍鲁图先的肩头,指着旁边的两个大汉笑道:「老鲁啊,我看你现在在他们心目中很有地位,还真是不简单。」
  鲁图先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不习惯于叶天龙这样太过直接的接触,稍微往后退了半步。
  叶天龙已经很神气地朝那两个大汉一摆头,「前头带路!」
  两个大汉都是在道上混的人,看到叶天龙的架势便知道是比鲁图先更加有地位的人士,自然是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斜抢上一步,走在叶天龙他们的前面。
  到了一座半新不旧的宅院前面,两个大汉停住了脚步,将手一指说道:「大爷,就是这里!」
  叶天龙仔细打量了一下,看上去相当普通的一座宅院,三级青石台阶上去后是两恭u堤漱j门,法斯特帝国中中等人家的住宅大都如此,尤素夫能躲到这种地方,如果不是街头泼皮的话,根本很难发现异常的。
  此时的两扇大门紧紧关闭着,里面好像没有一点的声响。
  叶天龙又看了看附近的地形,两边的人家和这户住宅都隔着一道防火小巷,半开的大门里面有好奇的眼楮,毕竟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美丽的女人,又都是一副战士的模样,是足以让平头百姓感到好奇无比的。
  「里面的人真是笨蛋一个,他这样关上大门难道就可以表示正常吗?」叶天龙冷冷一笑,举手做了一个手势。
  身后的女神战士们在辛西雅的带领下,飞身扑上,各按方位将这户人家团团围住,她们敏捷的身手看在鲁图先和范铜的眼中,让他们也自歎不如。
  一切準备就绪,范铜大摇大摆地踏上了台阶,他也懒得去叫门了,一掌击在门板上,轰隆声中,两扇大门往里飞去,未曾落地已经碎裂成数块破木板了。
  「主人出来见客,好朋友来了!」
  整个院落中迴响着范铜那打雷般的声音,隔壁的人家早已吓得大门禁闭。
  叶天龙在后面暗暗发笑,范铜这个家伙还是不改当初在西江时作混混泼皮的脾气,说出来的话带着浓浓的江湖味道。
  显然里面的人没有想到叶天龙他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能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过了一会儿功夫,里屋才响起纷乱的脚步声。
  一声喝骂,数道人影从内堂飞扑而出,气势汹汹地样子好像要把入侵的人给吃了一样。
  打头的是两条身强体壮的紫裳大汉,双脚尚未完全落地,便又再次点地飞起直扑面前的范铜,碗大拳头已经亮在身前。
  「揍死你这个不开眼的混蛋,居然到这里来撒野!」
  范铜哪里会把这些个小角色放在眼里,一声长笑,依然大踏步往前面走去,同时双掌一式平推,迎上对方的双拳。
  「正点子出来,你家大爷找你!」
  范铜的大嗓门中那两个不知好歹的大汉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在空中倒飞,眼看就要和后面的人撞上了,但见后面的那两个人一声暴喝,各自伸出一只手搭上了疾飞而来的大汉的肩头。
  「砰,砰!」
  两声相撞的声音同时发出,过于托大的人受到了很好的教训,单靠一只手的力量如何接得下范铜传到那两个大汉身上的真力。结果四个人非常狼狈的撞到一起,这种场面落到他们后面的一个人眼中,登时让他脸色一变。
  这是一位身材高瘦穿了青袍的中年人,一双精光闪亮冷电四射,似乎可洞穿肺腑的鹰目不转瞬地盯视着来客。当看到范铜后面出现了二男二女后,他的脸色终于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叶天龙越过范铜站在青袍中年人的面前,微微一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青袍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语气苦涩又带点无奈。
  「新任的东督大人,现在艾司尼亚最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我法达西如何不认识?」
  「很好,那你也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叶天龙神态轻鬆地看着法达西,但在他身边的鲁图先却是用一双阴冷的眼神紧紧锁住了对方。
  法达西的嘴唇动了几下,终于苦笑着说道:「我很想说不知道,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大人的动作十分出人意料!」
  叶天龙十分客气地说道:「这样就好,你把尤素夫叫出来吧。」
  法达西摇摇头,生硬地说道:「很抱歉,我是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的!」
  这时候外面的女神战士们发出了喝叱声,接着是兵刃相交的声响连续不断响起。辛西雅的眼神一动,对叶天龙说道:「公子,我出去看一下!」说罢转身掠出。
  外面正是尤素夫和几个围堵他的女神战士激战,咬牙切齿的他发劲狠攻,展尽一身的绝学,奈何他现在的对手是女神战士,虽左冲右突依然毫无机会。
  叶天龙他们来得的确很突然,尤素夫也是刚刚发觉到外面有所不对头的地方,似乎是被眼线盯住了,但想到今天是东督府组建亲卫步兵团的日子,叶天龙他们最早也该是下午才会出动。谁知道他正在整理东西準备离开这里的时候,恶敌已经打上门来。
  尤素夫这家伙奸似鬼,虽然是和此地的主人们一起扑出,但他多了一个心眼,走在他们的最后面。当他眼尖看到叶天龙的时候,便知道大事不妙,就根本没有胆子再冲出去,而是转身从后面潜逃。
  哪里知道刚刚越过院墙就被女神战士们发现,围了起来。如果不是女神战士们準备要生擒,他早就被飞电标枪刺出几个窟窿来了。
  法达西怒吼一声,正準备飞身扑出,范铜已经迎上前去,一双巨掌门扇一般挡在他的面前,狂涛般的真气有如一道厚实的墙壁向他推来。
  「好小子,我们来亲近亲近!」
  法达西的身形在空中一滞,双掌在身前结出片片的掌影,劲气相交的声响不绝于耳。
  「波,波,波!……」
  每一次气劲相撞,法达西的身子就往后退一步,藉此消去对手强横的真气冲击。很明显的,他根本不是和范铜在一个级数上,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叶天龙知道大势已定,懒得再看下去,丢下一句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老鲁,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鲁图先走到那四个神色惊慌的男人前面,冷冷地说道:「你们是自己走出去,还是我把你们拖出去?」
  等叶天龙到达的时候,尤素夫已经是被三支飞电标枪架住,再无动手的能力。一见到叶天龙,他就大声说道:「天龙小儿,你够狠够阴,居然会使出卑鄙龌龊的手段!」
  叶天龙冷笑一声,没有搭理他的咆哮,而是简单地说声:「把他带走!」
  公孙大娘望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美丽妇人,脸上是一片茫然的表情。这个美丽的妇人就是公孙世家在艾司尼亚的负责人,公孙大娘曾经最为信任和最喜欢的云娘,被这样一个人出卖,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滋味,也只有身在局中的当事人才真正明白。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们难道不怕公孙世家的家法吗?家规的第一条就是不得参与政事啊!」
  云娘抬起头来,一张修饰精緻的粉脸上也挂着晶莹的珠泪,眼中是悲伤的神情,她望着伤心不已的公孙大娘说道:「大小姐,时代已经变了,难道说我们公孙世家的人就要一辈子作被人看不起的舞孃吗?」
  「住口!」公孙大娘怒斥道:「你说什么?舞孃怎么会被人看不起?你难道忘记了我们的先祖就是舞孃吗?没有她们的努力,哪里有公孙世家现在的声势?如果没有舞孃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剑舞术就不会出现在大陆上,也不会成为大陆上人所敬佩的一绝?」
  「可是大小姐,现在的我们已经很强大了!」云娘的眼中闪过不服的神色,抗声说道:「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为什么还要作靠卖艺为生的舞孃呢?我们需要更加广阔的天地,需要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
  公孙大娘站起身来,森然说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三妹的想法?」
  云娘吓了一跳,从地上一跃而起,连退了两三步,嚅嚅说道:「这是三小姐告诉我的,我们想过了,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说到这里,她又勇敢地抬起头来望着公孙大娘说道:「大小姐,我一直很敬佩你,但是看看我们现在的待遇吧,虽然别人不会对你说什么,可是我们已经受够了别人的取笑,我们不想再作一个被人玩弄的舞孃!!」
  「你……」公孙大娘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但她很快又忍了下来,摇头说道:「我本来也是为你好,如果不经过红尘的磨练,如何达到火中红莲的境界?你知道有些舞孃经过一段时候会突然消失了,她们都是……」
  公孙大娘突然间警觉地停下了话头,云娘愣愣地望着公孙大娘,她觉得公孙大娘的话中有话,似乎是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其中隐隐约约好像给她把握到一点什么。她刚想开口催公孙大娘说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外响起了一个慵懒的声音,柔柔腻腻的,十分诱人。
  霎时间云娘的脸色也是一变,她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我的好姐姐,真的是你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好像比以前更加年轻漂亮了,到底是哪一位神医居然有如此的妙手?」
  公孙大娘冷哼一声,「出来吧,三妹!」
  媚笑声中,公孙三娘的身形出现在眼前,今天她穿了一件玉色的宫装,柳腰间紧紧束着金丝带,显得胸前一双怒挺的蓓蕾更是骇人,蕩人心魄的一双勾魂美眸轻轻一转,未语又是一阵媚笑声。
  「姐姐这几天住在哪里啊?真是想死小妹了,生怕被哪个臭男人佔了便宜,使得姐夫颜面无光!」
  「把其他人也叫出来吧!」公孙大娘往后退了一步,凝神说道。她的心中有些后悔,自己太过急躁,知道云娘已经投向了三妹,就不该在这里呆太久的。也许是自己在婚后甜蜜的生活中磨掉了应有的警觉心和警惕性。
  屋子里面骤然多了十五个高高矮矮的人,不管他们的身材相貌如何,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强大无比的气势,显然每一个人都是技艺高超的好手。
  感到自己好像是陷入蜘蛛网中的飞蛾一般,公孙大娘的一颗芳心不断下沉,这十五个人参差不齐的站位却是刚好将她困在最不利的地方,从他们身上发出的劲气已经牢牢地将她锁住,只要公孙大娘一动,可以想像到那将是一次石破天惊的交手。
  这其中有十二个人公孙大娘已经见过,问剑斋的十二星剑士就够让人心惊了,可是公孙大娘知道另外的三个人有着比那十二星剑士更加可怕的实力。从他们身上发出的强大气势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姐姐,我想你也知道他们的实力。」公孙三娘语气轻鬆地说道:「左宰大人想见你一面,和你好好谈一下。」
  公孙大娘看了一下挡在身前的三个星剑士,口中应道:「就这样押着我走吗?」
  公孙三娘格格蕩笑,轻轻地摇头,插在头上的珠花随之摇曳,「姐姐放心,你可是左宰大人的贵宾,怎么会这么没有礼貌呢?」突然她的脸色一变,「小心,她要逃了……」
  话音未落,公孙大娘的身形一弓,袖中的短剑朝前飞去,直奔前面的两个人面门。其势疾如流星,迅捷无比。
  前面的两个剑士早有防备,口中齐齐大喝一声,扬起长剑,光华灼目,在身前幻出一道剑网。其他的人也同时开始动了,霎时间将公孙大娘所有前行的方位悉数封死,吐着流光的长剑在她的身遭形成密密的网罗,纵使是公孙大娘化作流光也无法从中逸出。
  身在局中的公孙大娘所受到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她好像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四周都是快要凝固的空气,让她连动一下手指都要付出很大的气力。不用说,一定是有人对她施用了迟缓术,以及空气魔法中的固化。
  如果换作平时也许不会对她构成危险,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丝的迟缓和空隙都将是足以致命的。
  这个时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众人密不透风的包围圈中,公孙大娘的娇躯忽然间做出一个不可想像的扭动,好像是疾风暴雨中的小草随风而动,大违常规的折成数段,看上去好像是承受不了强大的真气压迫。
  公孙三娘却是惊叫一声:「柔骨销魂!!」一边的云娘早已看得目瞪口呆,根本发不出话来。
  公孙大娘的娇躯真的像是没有一根骨头一般,随着强大的劲气一阵摇摆后突然朝后面激射而去,早先被收回到袖中的短剑无声无息地从肘尖吐出。
  没有想到公孙大娘会有这样一招,而且能在如何紧急的状况中使出神来一式,后面的那个人在碰到公孙大娘的身子时,突然发现眼前的女人身躯变得像一段绳子,绕过他身子,攻在她身上的真气好像是泥牛入海,毫无着力的地方。
  「不好!被这个女人骗了!」
  公孙大娘心中一喜,正想加快身形脱出包围圈,突然一只大手在她的前面出现,血红的颜色传达出可怕的气息,中人欲呕的腥气让她大惊失色。
  「血煞震灵!」
  在大手旁边的几个男人也连忙退避三舍,他们知道这一掌的可怕,即便是金刚不坏之身也会元气大伤。
  大手在公孙大娘的前面变成车轮般巨大,五道可怖的红光将她一个娇躯紧紧笼罩起来,全力往后倒飞的公孙大娘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只有勉力扭动身躯,短剑护住全身的要害,迎上了无边的血光之中。
  公孙大娘的心里明白,自己这样的举动只是一种无奈,结局在对手使出人神共厌的「血煞震灵」那一刻起就已经出现了。
  「砰」的一声,血红的掌影将公孙大娘的娇躯完全包容起来,当那慑人的血光消散之时,公孙大娘已经萎顿在地上,双眼中神光黯淡,脸上全然没有了先前的神采和红润,但这种病态的苍白更加激起男人心中的某种慾望。
  「亲爱的姐姐,我忘记了向你介绍,这位是来自月之神殿的血手大师!」
  公孙三娘笑得十分开心,她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看到原本一直高过自己的姐姐倒爱自己的脚前,一时之间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公孙大娘奋力抬起头来,无神的眼楮望着脸色发黄的血手大师,因为发出了一掌极耗功力的「血煞震灵」,身材矮小的他更加显得猥缩。
  公孙大娘无声地歎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公孙三娘虚弱地说道:「三妹,真是难为你了!你终于赢了!」